联系我们

南阳新闻中心-南阳每日新闻报

联系QQ: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销售直线:

网址: http://www.valuegood.com/

邮箱:

地址: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列表

    广州番禺大劫案嫌犯逃亡长达21年 被抓前买念珠安神

    作者:南阳新闻中心-南阳每日新闻报 来源:www.valuegood.com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2-09 09:51

    广州番禺大劫案嫌犯逃亡长达21年 被抓前买念珠安神

      办案民警走访了此前办案的老领导、同事,了解每一年追逃的情况。新京报记者 李兴丽 摄

      ■ 对话动机

      番禺大劫案头号嫌犯陈恂敏被抓获,他在21年逃亡中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当时的作案动机是什么,被抓后有无忏悔……昨日,新京报记者独家对话警方专案组成员。

      ■ 对话人物

      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董沛,民警黎超明、李奇豪

      谈嫌犯作案动机

      作案前,立了“投名状”

      新京报:案发后,陈恂敏、陈恩年(又名陈海强)是怎样逃亡的?

      董沛:我们抓获陈恂敏后,跟他在押送的车上有交流。按陈恂敏所说,当时为了躲开警方视线,他们从广东坐火车或汽车,先后到福建、陕西、广西、海南,又回到广西。在每个地方都化了名,短暂停留。

      陈恂敏说,在海南的时候,钱花光了,停留过一段时间,他和陈恩年躲在大山里,帮一个农场砍树。后来就是做苦力,有时候一两天都没饭吃,坐车没钱,被售票员赶下去,最后就是沿着公路走,一路走一路乞讨。陈恂敏说,有时候都准备投案了,但是下不定决心。

      李奇豪:期间他们还去过越南,陈恂敏也去过缅甸,但是他本身生活条件比较好,不习惯越南和缅甸的境况,又返回国内。

      他们1997年到云南瑞丽。据陈恂敏说,到瑞丽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身上只有13块钱。

      新京报:根据此前报道,他们二人分得了200万赃款,这些钱的去向如何?

      李奇豪:关于赃款,目前证据还未完全固定。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此前的200万不一定准确,具体要等下一步审讯。

      新京报:21年逃亡中,陈恂敏和陈恩年的关系如何?

      李奇豪:他们俩人是小学同学,从小一起长大,是兄弟、哥们,关系很好。这些年他们一直在一起。陈恩年自首后,也还很讲义气,没有透露一点陈恂敏的信息。

      新京报:大家最好奇的是,陈恂敏当年是“大学生、干部子弟、公司经理”,收入可观,前途无量,为什么会铤而走险?

      李奇豪:贪财还是首位的原因。经过这几天的审问,陈恂敏对作案动机的供述,有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

      他们当时作案的几个人,基本都是从小到大的哥们,结成了兄弟同盟。后来吃喝玩乐,挥霍无度,走上歧途。陈恂敏说他把“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句诗作为座右铭。他不甘做平凡的人,一定要做“轰轰烈烈”的事。

      他从小爱看《水浒传》这样的书,也受到那个年代港台片的一些影响。他们做这个案,是立了“投名状”的,就是要干件大事。

      谈破案经过

      查阅案卷过百斤

      新京报:你们是何时接到这个案子的?

      董沛:我们这个专案组,是2016年接手的这个案子。去年9月份广东省公安厅又一次布置了追逃任务。陈恂敏和陈恩年的名单下发到我们番禺分局,我当时刚调回番禺分局刑警大队不久,领导让我想尽一切办法,把两人缉拿归案。

      这案子很有名,经历了几代刑警,我当时没敢答应,考虑了两天。

      新京报:为什么一开始没敢答应?

      董沛:因为追逃一直是我们刑警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这之前,全国公安机关曾开展过“清网行动”,我们省里每年也有追逃,比如2016年广东省“冬日风暴”破案攻坚行动,可以说一直没停止过追逃。对于二陈,更是连续追捕了20多年,我需要评估案件情况。

      后来,我走访了办案的老领导、同事,了解每一年追逃的情况。多少都会有一些信息给到我。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调整了侦查思路。我就答应了,组建了一个五人的专案组。

      新京报:在陈恩年自首前,警方掌握的情况如何?

      黎超明:我们调阅了大量的案卷。如果按照重量来算的话,我自己看的卷宗就有二十来斤,全部估计都有一百多斤。

      董沛:在查阅案卷的基础上,我们分析了陈恂敏、陈恩年有可能藏匿的地方。我本人是广东人,陈恂敏也是广东人。他在北方、西藏这样的地方生活可能会不习惯,云南那边跟广东的气候差不多,饮食也接近,所以凭借我几十年的刑侦经验,大致确定他们藏匿在云南一带。

      新京报:确定了方向。

      董沛:对。在我们准备去云南的时候,云南方面向我们通报了陈恩年落网的消息。但是对陈恂敏的信息,陈恩年一点都没有透露给我们。他还是有些兄弟情谊。

      我们经过研判、调查走访,海量的大数据分析,在瑞丽警方的配合下,获得了陈恂敏最近的一张正面视频截图。后来把这张照片发回广东,经仔细鉴定,最后锁定了他。

      谈抓捕

      嫌犯被抓前买念珠安神

      新京报:陈恩年自首的原因是什么?

      李奇豪:最近几年,他患了肺结核。2016年咳得很厉害,有两次咳了很多血,觉得自己不太长命了。这些年他一直很牵挂自己的儿子。按照他的估算,儿子今年有25岁了,他很想见儿子一面。

      黎超明:我们当时把陈恩年押送回广州前,还带他去瑞丽的医院看了病,给他拿了药。我们全程都戴着口罩,他确实咳得比较厉害。在押送的时候,他说,以前他不敢自首,是怕儿子小影响他,现在他觉得儿子长大了,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他就想见见儿子。

      新京报:陈恩年自首,后来锁定了陈恂敏。具体抓捕的过程是怎样的?

      黎超明:我们赶到瑞丽,锁定陈恂敏后,在他落脚点之一的店铺附近伏击了两三天。发现他行踪不定,活动范围很大。1月4日晚上伏击的时候,董大(董沛)说,“我感觉今晚抓到的机会不大,要到明天。”我就跟他打赌,说明天抓到请他吃饭。果真第二天抓到了。

      陈恂敏在中缅边境呆了那么久,怕他有枪,抓捕前董大特意嘱咐一定要注意他的双手。共制定了三套抓捕方案。

      董沛:当时瑞丽警方配合我们抓人。我们进去的时候他没反应过来,很快就把他带离现场。车子停在他铺面门口。到了车上,他有些吃惊。我跟他用粤语讲,“说广东话吧”。他就明白了,说,你们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我配合你们就是。

      我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说,陈恂敏。他说他知道迟早有一天会被抓,也想过很多次被抓后怎么办。整个过程他看上去比较放松,像正常人一样。

      被抓后有一个细节,陈恂敏说从1号开始,他心里就怦怦跳,感觉要出事。他专门买了个安神的念珠,每次心情不稳的时候,就赶紧抬手闻一下。

      新京报:他知道陈恩年自首了吗,为什么没有逃跑?

      董沛:他说估计到陈恩年去自首了,但不确定。

      他没跑一方面是觉得现在有家了,跑了对不住老婆孩子,他有一种责任感吧。另一方面也是没想到我们会来抓他。

      新京报:你们对陈恂敏印象如何?

      黎超明:没见他之前,想象中他是悍匪。我从事刑侦12年,看了当年的案卷,觉得现场那些嫌犯非常凶狠。但是等抓到他,觉得他外表非常斯文。

      李奇豪:我是1月6日第一次见他。他戴着眼镜,近视400度。非常老练,不爱说话,但是一说起来,非常有条理。思维很有跳跃性,你问他一句,他能判断出你下面讲什么。

      谈嫌犯心理

      希望快判、早日解脱

      新京报:陈恂敏被抓后他有什么诉求?

      李奇豪:他比较关心广东老家家人的情况。问最多的是母亲和妹妹现在生活的怎么样,也问到父亲。从他的问话中看出,他可能还不知道父亲已经去世了。

      作案后,他们俩人21年从未和家里联系过,特别是避免与广东人联系。陈恂敏也不再讲粤语。

      陈恂敏想跟家人见面,跟我们提出要给妹妹写信,但是现在还没写。除此之外,他还希望尽快走完程序,他自己知道自己将面临什么下场,跟我讲,希望快判、早日解脱。

      新京报:这些年他心里怎么想的,有没有过挣扎?

      李奇豪:这个案子对他影响很深。他说他会回想自己当时作案的漏洞,随时都会想被抓了怎么样,晚上经常睡不好。

      到了云南后,他说就是强迫自己刻意去遗忘那段经历。

      董沛:抓住他之后,他跟我们说他挺后悔的,觉得当初没有家庭,年轻、冲动,现在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和那些死伤的人。

      新京报:我们此前采访到他的“妻弟”。他说,陈恂敏被抓后,曾借警方电话给家里打电话,还留了纸条?

上一篇:广东公安厅原副厅长回忆番禺大劫案破案历程   下一篇:广东广州番禺:驻所驻队检察官办公室促基层规范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