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南阳新闻中心-南阳每日新闻报

联系QQ: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

销售直线:

网址: http://www.valuegood.com/

邮箱:

地址:

旅游攻略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攻略 > 列表

    回忆番禺大劫案:几代民警接力追逃 矢志坚守南粤平安

    作者:南阳新闻中心-南阳每日新闻报 来源:www.valuegood.com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7-02-16 09:32

    陈恂敏被押回广州黄巍俊 摄

    金羊网记者 张璐瑶 曾璇

    “兴奋之极!”获悉番禺大劫案最后两名疑犯落网时,广东省公安厅原副厅长、当年该案专案组前线总指挥朱明健难掩喜悦:“激动得整整两个晚上都没有睡好。”他连连说道,“了结了我21年的遗憾,太开心了!”

    朱明健,一个令不法之徒闻风丧胆的名字,公安系统人称“朱老总”,全国人民警察一级英雄模范,因破获“张子强案”等上世纪90年代多宗惊天大案而威名远播。

    朱明健(右)与刘海陵回忆番禺大劫案破案历程 张璐瑶 摄

    7日一早,曾全程见证番禺大劫案破案、追凶的羊城晚报总编辑刘海陵,邀请朱明健来到羊城晚报多媒体演播中心进行独家专访,共同回忆21年前那段惊心动魄的岁月。

    广东首建枪支档案 案发当晚锁定疑犯

    1995年12月22日,正值冬至。早上7点多,番禺大劫案的信息迅速报送至省公安厅,作为分管刑侦的副厅长,朱明健担任前线总指挥,第一时间赶赴现场。“8点半左右,我就到达了现场。当时广州市委常委兼公安局局长郑国强,副局长佘安平、黄科勇等也一起到了。”朱明健说。

    现场听取汇报后,前线指挥部决定,从枪支入手展开调查。很快,技术检验证实现场击发的一支五四式手枪来自清远市。“这是案件的关键。”朱明健说,“当机立断,我带着当时的副处长、现在的公安厅副厅长郭少波,连夜赶往清远,把指挥部也搬到清远。”

    警方连夜查找,很快查明该枪来自清远某银行。“我们马上传讯了银行保卫科长刘某,他交代,他把枪借给了何伟光、何永新。”朱明健说,“这两个人是该银行的经警。掌握这个线索,是一个重大突破。”此时是12月22日晚上接近12点,距案发还不到一天,两名案犯的身份已经确定。

    刘海陵闻言感叹,在21年前,就能如此迅速地寻枪找人,说明广东公安的刑事技术侦查手段、设备及检验能力,在这种重特大案件中发挥了重大作用。

    朱明健透露,寻枪找人的关键在于广东有当时全国最先进的枪支建档体系,“全国当时唯有广东有这么一个技术档案,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技术支持。”

    案发当晚就取得重大突破,这让刘海陵不禁回忆起了一个小细节:“当年,所有大案要案在破案的关键节点,我都看见您在指挥现场。每当案情突破或发生重大转折的时候,一线的民警就会告诉我,‘朱老总’要开始打牌了。您一旦开始打牌,这个案子八成就要破了。”

    朱明健闻言哈哈大笑:“我要打牌了,就说明我心中有数了。”他说,“我们民警破案时一头扎进工作中常常夜以继日废寝忘食,历尽艰苦终于找到突破口或者迎来重大转折的时候,需要放松一下。案件即将突破、心中有数了,才敢打牌。实际上,打牌的时候往往也在思考案情。”

    随时做好枪战准备

    一枪未发悉数擒敌

    掌握“两何”的重大作案嫌疑后,专案组循线追查,又发现为首策划该案的是陈恂敏,随即展开追捕。

    “一追,好家伙,这帮人从清远连山跑到广西梧州,从梧州跑到柳州。”朱明健回忆道。

    21年前的陈恂敏

    1996年1月2日,“两何”在广西柳州落网。另一名嫌疑人吴兆全,没有随“两何”去柳州,而是回了老家广西藤县。

    “平时就躲在家里,一有风声就躲到山上。”刘海陵回忆道。

    1996年大年初一一早,听闻吴兆全落网了,刘海陵冒雨驱车奔赴现场。当时,广东与广西未通高速公路。朱明健回忆,当时番禺警方接到消息后马上赶往藤县,因急着赶路,车速太快,加上路况不好,在半路翻车了……

    在广西战场传来捷报的同时,清远的战斗也战果累累,专案组在阳山县青莲镇抓获疑犯袁长荣。

    “他身上有枪,我当时要求陈志雄(时任专案组成员之一)直奔阳山,跟阳山县公安局联合起来,劝他投降,叫他把枪丢出来,向法律投降、向政府投降、向人民投降。”朱明健说。

    对峙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袁长荣终于把枪丢了出来,围捕民警当场把他抓获,扑倒他一摸,好家伙,背后还藏着一支“五四式”!

    “侦办这个案件,我们做好了随时跟犯罪嫌疑人进行枪战的准备。但到全部嫌疑人归案,都没费一枪一弹。”朱明健说。

    四面合围独缺水路

    “朱老总”当众作检查

    21年后,终于等到陈恂敏、陈海强的落网,能在有生之年看到此案圆满收官,朱明健感慨万分。对于番禺大劫案的一号人物陈恂敏,就算过了21年,朱明健也是无比熟悉。

    “他外号叫‘敏爷’、‘公子爷’。在团伙里,他是资格最老的,在幕后进行实际操纵,因此又被称作‘师爷’。”朱明健说,“陈恂敏是广州某大学的建筑工程系毕业生,在清远承包了一个工程,每年的收入很可观。当年,他还承包了一个1000万元的工程。”

    年轻有为、收入不菲,他犯下惊天大案的动机何在?这也是很多读者不解的地方。“贪得无厌!”朱明健一针见血地说,“他不缺钱,我分析他的作案心态,就是贪得无厌。”

    朱明健透露,陈恂敏奸诈狡滑,反侦查能力极强。番禺大劫案之前,他就已经犯下两宗大案:1991年,他在阳山纠集起一群人抢劫杀人;1995年11月25日,又在清远某银行持枪抢劫。

    谋划番禺大劫案时,他要“两何”住在案发储蓄所对面的酒店,他自己却不住在那里。“从物色作案对象,到分赃,再到逃脱,都是他一手策划,包括沿水路逃走。”朱明健说,“当时我下了命令,全省陆上交通封锁,严查被劫的运钞面包车;还通知了边防封锁海路,以防疑犯逃窜到港澳。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利用珠三角密集的水网沿北江逃窜。”

    “回过头来看,我作为前线总指挥,在这个重要环节上有误判,留下了遗憾。”朱明健坦承,“我低估了陈恂敏的反侦查能力。”“在1996年全省公安总结经验教训时,我朱明健在大会上作了深刻的检查。侦办过程中,当时的番禺公安局副局长陈添同志曾提醒过我:要不要考虑疑犯水路逃窜的可能,我没有重视,导致疑犯果然从水路跑到阳山,这是非常深刻的一个教训。”

    其余嫌疑人陆续落网,唯有陈恂敏、陈海强两人下落不明,这成了朱明健最大的遗憾。然而,追逃工作并未停止。

    “当时有情报称,陈恂敏跑到大西北了,我们就赶赴青海、宁夏、甘肃一带追捕,但没有结果。后来又有情报说他逃到香港了,我们又立即组织力量展开调查,还是没有结果。”朱明健感叹,“尽管他改名换姓甚至做了整容手术,最终还是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这是他注定的下场。”

    代代接力追缉余寇

    矢志坚守南粤平安

    21年后,又一个新年刚刚到来不久。从警40年,等了二十载的朱明健终于等来了陈恂敏落网的消息。

上一篇:广州市政协调研番禺区沙湾古镇微改造   下一篇:番禺23对新人举行集体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