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华宇娱乐 下的文章

  北京11月19日电 (记者 高凯)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获奖作品、长篇小说《故事星球》日前举行新书发布会,青年作家彭扬的这部新作因其对时下创业青年心路成长的真切描写与思考引发关注。

  彭扬,青年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人民文学》《青年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多篇,出版长篇小说等作品多部。曾获第四届“春天文学奖”、第四届“老舍文学奖”优秀长篇小说提名奖。2018年3月,《故事星球》获第五届“人民文学·紫金之星”奖。

  《故事星球》是青年作家彭扬的长篇新作,讲述了青年阿信独立创业,组建创业团队“梦之队”,打造手机软件“故事星球”App的故事。本书的创作,是一次“个人的情感”向“辽阔的体验”的出行,是一次与周遭的俗世生活温驯相处的记录者向到世界上去的探索者的转变,也是一次让无力者重新找回力量、悲观者再次上路前行的尝试。

  著名作家徐则臣表示,彭扬的这部小说很“年轻”,小说“年轻”不是说写作显得稚嫩、青涩,而是小说里面携带的一些信息,整个的情绪,包括人物生活的环境、所做的事业,相对来说都是很年轻的。另外,徐则臣提到很多著名作家写的故事可能都远远落后于我们当下的生活,而彭扬在某种意义提供了一个方向或者一种可能——为现代化都市的意象与词汇赋予必要的文学审美内涵。

  对于彭扬这部作品的独特性,徐则臣称,一个重要的区别就是彭扬在《故事星球》中刻画了一个有为青年的形象。时下的小说里面大量充斥着一群无望的、衰败的、颓丧的青年人,但实际上我们的生活更需要的是能正面强攻的、能站在生活洪流中的、能成为中流砥柱的人。

  “但是这种有为青年、有志青年又常常给人一种古板的、单一的形象,而彭扬笔下的人物并不是那种口号式的,他是通过另一种曲折的、别致的、幽微的方式把它呈现出来,这个人物好,而且好的出乎我们意料,不是说他好的层次出乎我们意料,而是他好的细节、好的表现跟我们想象不太一样。”徐则臣说。

  论及《故事星球》所呈现的人物形象,彭扬表示,他并没有刻意把主人公阿信塑造成一个励志人物,让大家都以他为榜样,如果深入到小说中就会发现他只是一个创业路上有点理想主义的小人物,写这个人物并不是想给理想主义树一块丰碑,涂脂抹粉歌颂它,他就是想讨论一个问题——在现在这个时代,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抱有理想是不是可能的,或者说如何可能。在人性的很多财富丧失的情况下,他希望理想主义倾向这一点,在这个小说里还能保留下来。

  中国作家协会创作研究部助理研究员聂梦认为,从《故事星球》主人公阿信身上就能看到青年精神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不要什么,我不做什么”,一定要走尊重自己的路——这个是青年精神起码应该有的向度。

  徐则臣认为,青年精神会赋予一个人在认定的那一条路上前行的动力,不管遇到多少挫折,犯了多少错误,同时这个人还明确地清楚他自己在做什么,就像故事中的阿信——有所信有所执,有那么一种理想主义精神。(完)

  “一村一园计划”建设正在打通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

  山村幼儿园让农家娃受益(民生视线)

  贫困农村儿童的早期发展如何?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怎样打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一村一园计划”对此进行了探索。

  建在农民家门口的幼儿园,不让农村娃错过学前教育

  游浩宇今年6岁,是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大银镇木瓦村的留守儿童。他的父母都在外打工,平时只能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游浩宇家里不富裕,爷爷奶奶的农活很重。如果不是村里开办了幼儿园,游浩宇的学龄前时光可能跟哥哥姐姐们一样,光着脚丫,跟在大孩子身后,晃荡在村里。或者,境况还会更糟糕——村中有些三四岁的留守孩子,祖辈忙得顾不上时,只能被关在屋子里。

  两年前,被废弃的村小学空置教室办起了幼儿园,每月只收取保育费100元,离家就几步路,游浩宇终于入园了。听老师讲故事,和小伙伴做游戏,中午还有一顿营养餐。入园后,游浩宇长高了、爱笑了、会讲普通话了,一家人都很开心。

  如今,像游浩宇这样受益于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一村一园计划”的孩子已有17万名。

  国内外研究显示,早期教育对儿童未来发展以及一国人力资本形成至关重要。十几年来,我国加大学前教育投入力度,由教育部牵头实施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已连续开展三期,将我国学前毛入园率由56.6%提高到79.6%,农村学前教育也得到了极大改善。

  剩下20.4%的未入园儿童人数超过1000万人,主要来自经济发展落后、交通不便的贫困农村。“父母离异、家庭暴力等问题与贫困问题相互交织,对留在家的儿童发展产生较大的不良影响。我们调查发现,偏远贫困地区无法接受学前教育的农村儿童在语言、智力等方面的发育相对迟缓。”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表示,为解决这部分儿童的入园问题,基金会于2009年开始在青海省海东市乐都区开展“公办+公益”的农村学前教育试点即“一村一园计划”,目前已经在中西部19个贫困县建立了2200所村一级的幼儿园。

  “一村一园计划”利用的是农村小学撤点并校后的空置教室、村委会空置办公室、闲置民房等,原则上一个村子里有10名及以上幼儿就开班,人多开设分层班,人少开设混龄班。项目聘用本地中职以上学历的中青年为幼教志愿者老师,提供持续、高频、高质量的在岗培训以提高其教学水平。办园经费则主要通过“公办+公益”的方式筹集。

  项目测评显示,“一村一园计划”有效缩小了城乡儿童之间的能力差距。入园儿童的认知、语言、健康和社会性有明显改善。基金会追踪乐都区2009年以来在村里接受过三年学前教育的8500名儿童,其中约65%的儿童成绩稳定排位于全县同龄儿童的前40%。

  实事求是、因地制宜,致力于补上农村学前教育的短板

  在日前举行的第六届反贫困与儿童早期发展国际研讨会上,来自国内教育、卫生、民政部门的负责人和国际教育界的专家学者,对“一村一园计划”做出高度评价:为尽快完善“农村三级教育体系”探索出一种成本低、见效快的可行模式。

  一是硬件投入低。“一村一园计划”利用空置房屋办园,硬件投入可忽略不计。孩子们就近入园,大大减轻家庭经济负担和时间成本。

  二是师资成本低。“我们对幼教志愿者每月补贴1500—2000元。说实话待遇很低,可目前2800多名教师人员基本稳定。”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儿童部副主任赵晨介绍,木瓦村幼儿园志愿者教师工资每月只有1740元,远低于当地公办和民办幼儿园的教师工资。

  木瓦村的志愿者教师陆娟今年21岁,毕业于毕节幼儿师范。“去广东做幼儿园实习教师,每个月挣5000元,可是一听到村里办幼儿园我就赶回来了,守着亲人们,看着村里的孩子一天天成长进步,看到村庄有生气,我心里特别满足。”

  与会专家认为,“一村一园计划”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从贫困地区农村办园实际条件和农村家庭经济能力出发,以最低的资金投入补上农村学前教育的村级“短板”,对于打通农村学前教育“最后一公里”具有示范意义。

  “一村一园计划”还为偏远贫困农村的“困境儿童”提供了有效帮助。

  “在我国偏远贫困农村,留下来的儿童都是处境比较艰难的孩子,急需救助。”卢迈介绍,目前“一村一园计划”中个人信息完整的5万多名儿童里,2万名是父母均外出的“双留守”儿童,1万名是精准扶贫户家庭的贫困儿童,11%是单亲家庭儿童。

  “处在留守、贫困等情况下的‘困境儿童’平时‘沉淀’在村里的各家各户,相关管理部门并不掌握他们的营养健康、早教启蒙等情况。村里办了幼儿园,这些孩子才走出了困境,走入我们的视线。”卢迈说。

  “一村一园计划”启动9年来,许多贫困儿童家长目睹了孩子的变化,开始愿意在家庭养育、教育方面做出配合,比如购买课外书、更注意多与孩子沟通交流等。

  陆娟说,木瓦村幼儿园开班后,附近的苗寨村民也送孩子过来。“四五岁正是学习语言较快的时期,孩子们一年以后说普通话的能力都大幅提升,为小学学习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有助于苗汉儿童融合互动。”

  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赵德荣表示,农村学前教育抓好了,能够让更多的家长腾出手来脱贫攻坚。这一点,对于劳动力不足的贫困家庭来说特别有意义。今年9月,“一村一园计划”获得世界教育创新峰会2018年度世界教育创新项目奖,成为该奖项创办以来第一个获奖的中国项目。

  完善制度、创新机制,为贫困地区儿童撑起一片天空

  2014年,《国家贫困地区儿童发展规划(2014—2020年)》正式发布。这是中国首次将贫困地区儿童早期发展上升到反贫困与国家发展战略的高度。随着这个规划的颁布实施,中国政府把儿童早期发展与扶贫攻坚统筹推进,出台了教育、医疗等专项政策。3700多万名农村贫困地区学生的营养状况显著改善,近600万6至24个月的婴幼儿免费服用营养包,数十万贫困地区学龄前儿童能够在村子里就近入园。

  “投资贫困儿童早期发展,比儿童成长后期的补救性干预效果要好得多,这对于巩固提高减贫成果和促进社会公平具有基础性、先导性作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目前中国的扶贫事业已经进入啃硬骨头、攻坚拔寨的冲刺期,相关部门应继续加大对儿童反贫困工作的支持力度。

  贵州省教育厅厅长邹联克介绍,2011年以来,贵州省各级财政投入资金超过100亿元用于学前教育。“目前贵州省学前教育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高出全国平均水平。我们对普惠的民办幼儿园给予奖励和支持;每年出资购买1000多名志愿者服务,安排到村级幼儿园;为农村学龄前儿童提供每年600元的营养补贴。”

  “目前贫困儿童中相当一部分是‘困境儿童’,给他们一个阳光的人生起点,还需要全社会形成合力。时间不等人,要有紧迫感。早教、营养改善这些项目,要加大投入、加快推进。”卢迈表示。

  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王培安认为,应将儿童早期发展作为提高国民素质的重要任务,纳入健康扶贫工作,建立健全政府主导、多部门协作、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机制。

  民政部社会事务司司长王金华呼吁强化立法和机构建设。“未来应强化政府部门的责任,统筹儿童减贫、儿童保护等工作。”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主持了部分省份的“村儿童主任”试点项目。村里开设了“儿童之家”,有了专职的“儿童主任”后,孩子们一旦遇到家庭暴力或者医疗救助等困难,知道去哪儿、该找谁。

  “应该利用移动互联等新技术、新手段,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关怀帮助送到每一个农村贫困儿童身边。”创新工场首席市场官黄蕙雯表示。据了解,目前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营养包等项目,都已通过APP进行数据采集,让外出打工的家长们可以通过云端查看孩子发展情况。

  近期,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针对自媒体账号存在的一系列乱象问题,开展了集中清理整治专项行动。专项行动从10月20日起,已依法依规全网处置“唐纳德说”“傅首尔”“紫竹张先生”“有束光”“万能福利吧”“野史秘闻”“深夜视频”等9800多个自媒体账号。

  近日,国家网信办又依法约谈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等自媒体平台,对其主体责任缺失,疏于管理,放任野蛮生长,造成种种乱象,提出严重警告。腾讯微信、新浪微博相关负责人表示将认真接受群众和舆论监督,自查自纠,积极整改,严格管理。

  经查,这些被处置的自媒体账号,大部分开设在微信微博平台,其中一些同时开设在今日头条、百度、搜狐、凤凰、UC等平台。有的传播政治有害信息,恶意篡改党史国史、诋毁英雄人物、抹黑国家形象;有的制造谣言,传播虚假信息,充当“标题党”,以谣获利、以假吸睛,扰乱正常社会秩序;有的肆意传播低俗色情信息,违背公序良俗,挑战道德底线,损害广大青少年健康成长;有的利用手中掌握大量自媒体账号恶意营销,大搞“黑公关”,敲诈勒索,侵害正常企业或个人合法权益,挑战法律底线;有的肆意抄袭侵权,大肆洗稿圈粉,构建虚假流量,破坏正常的传播秩序。这些自媒体乱象,严重践踏法律法规的尊严,损害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破坏良好网络舆论生态,社会反映强烈。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指出,自媒体绝不是法外之地。近年来,国家网信办依据《网络安全法》相继出台《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等法规性文件,对具有媒体属性和可对公众发布信息的账号及平台作了明确规定,有法可依,有章可循。国家网信办等有关部门根据群众举报和舆论监督,经排查取证,依法依规对这些账号进行处置,对相关平台进行约谈。这一行动表明,自媒体管理已经纳入法冶化、规范化、制度化轨道,绝不允许自媒体成为某些人、某些企业违法违规谋取暴利的手段。

  这位负责人强调,法律法规必须得到尊重,人民群众的利益必须得到保护。自媒体账号运营者要珍惜自己的权利,履行自己的义务,积极传播正能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守法为基、以诚信为本、以崇德立身,合法合规运营,有序健康发展,决不能让金钱蒙蔽了心智,最终害人害己。相关平台企业要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健全规章制度,完善运营规则,加强审核管理,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此次专项整治行动,将坚持标本兼治、管建并举的原则,创新工作思路,探索用新办法、新举措管理新业态、解决新问题,对自媒体账号实施分级分类管理、属地管理和全流程管理,形成依法严格管理自媒体的工作常态。下一步国家网信办将继续加大依法管网、依法治网力度,对一些屡教不改和继续从事危害社会、扰乱正常秩序的自媒体违规行为坚决从严查处,决不姑息。

  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呼吁,自媒体的清理整治和规范有序发展需要全社会共同参与,欢迎广大网民、媒体和社会各界监督,欢迎向各级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和相关主管部门举报信箱举报,共同维护网络传播秩序,营造风清气正、积极向上、健康有序的网络空间。

  珠海航空产业园:  搭建通用航空创新平台   本报记者 李茹萍

  作为广东省唯一的航空产业专属经济园区,珠海航空产业园历经10年磨砺,不断开拓进取,逐步发展为在国内外航空领域具有较大影响力、较强竞争力、集产学研于一体的航空制造业基地,成为“国家新型工业化(航空产业)示范基地”。依托珠海航空产业园,珠海市成为“航空产业国家高技术产业基地”“国家通用航空固定运营基地发展示范区”及首批“国家通用航空产业综合示范区”。

  从珠海大道向西沿海岸线,航空产业已在金湾区崛起。珠海市金湾区委书记阳化冰说,这10年珠海在航空产业方面迈出了坚实的一步。无论是生产制造类还是航空服务类项目都逐年增长。

  珠海航空产业园在探索空域改革,助力航空产业发展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积极争取并实施了多项试点,成为创新的“试验田”:在2014年建成了我国首个由地方政府投资兴建的通航飞行服务站,提供从计划、情报、气象到救援等一揽子飞行服务,成为实践低空改革具有标志性的创新举措。截至2017年底,共受理飞行计划申报974架次,其中金湾本场飞行675架次,转场飞行108架次,固定空域191架次;同年开通了我国首条低空飞行航线(珠海—阳江—罗定),被业界认为是中国空域改革4年来取得的实质性进展,成为我国低空空域管理改革的重大突破。

  10年来,航空产业园一直致力于贯彻落实创新驱动核心发展战略,积极搭建创新平台,支持创新要素向市场主体聚集,鼓励龙头企业吸纳全球创新资源。阳化冰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目前珠海航空产业园以广东省科学院航空航天装备所、中航通飞研究院等为依托,搭建了政产学研公共创新平台;依托中航通飞的试验试飞条件,构建了企企合作的验证试飞平台;同时,依托珠海航展,搭建了贸易交流、政策创新和军民融合平台,形成开放共享的通用航空创新创业发展支撑体系。

  珠海航空产业园以龙头引领航空制造业,初步形成通用航空产业链。通用航空产业为龙头的中航通飞,在园区建设了“一总部、两中心、三基地”,形成了集市场营销、研发、制造、试飞交付、运营服务为一体的通用航空全产业发展体系平台。

  珠海雁洲轻型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研制的“王子”2座轻型运动型教练机已获得FAA的适航证,珠海航太科技公司、珠海海卫科技公司等一批整机企业已建成投产。产业园还积极抢抓无人机产业发展机遇。隆华无人机公司、佰家科技、羽人农业航空等主要从事无人航空器整机系统及零部件研发、制造企业发展情况良好,其中羽人航空于2016年入选首批广东省机器人骨干企业。航空发动机维修能力跻身亚洲前列。珠海摩天宇航空发动机维修公司拥有覆盖民航发动机80%的维修能力,为国内规模最大、维修等级最高的民用航空发动机维修基地,是亚太地区最具竞争力的航空发动机维修企业;航空配套企业逐步增多。珠海先后引进了航天科工(深圳)集团、武汉航特装备、哈尔滨广联通航、民航校飞中心等项目,配套企业不断增多,逐步建立了较为完整的通航产业链。

李茹萍

  北京国际航模邀请赛落幕

  本报讯(通讯员 徐雅芬)由北京市体育总会主办,北京市模型运动协会、密云区体育局、密云区体育总会、密云区巨各庄镇政府和北京亚拓航空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承办的2018北京国际航空模型邀请赛日前圆满落幕。本次比赛旨在展示北京科技体育发展成果,促进航模运动的国际交流与合作,推动北京模型运动的开展。

  在去年的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项目中,航模时隔24年后再次回归赛场,重新点燃了北京地区航模爱好者参与赛事活动的热情。本次邀请赛共吸引国内外选手400人参与,赛事设7个比赛项目,分别为直升机花式、直升机特技、直升机任务飞行、固定翼花式、滑翔机、双机空战和青少年遥控纸飞机。经过两天的激烈角逐,直升机3个项目的冠军分别为郭智博、刘长青、张家蔚夺得,曹泽和孟皓阳分获固定翼花式和滑翔机项目冠军,青少年纸飞机三机编队冠军为张啸天、胡嘉凌和陆凡霖,李欣夺得遥控空战油动组冠军,电动组冠军为林洢帆和李明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