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

中新网11月3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日本静冈下田水族馆的一名官员2日表示,47岁名为娜娜的雌性宽吻海豚被人类饲养逾42年,在打破日本人工饲养海豚最久纪录数周后,于水族馆过世。

资料图:宽吻海豚。 董明来 摄

据报道,娜娜被人类“照顾”42年10个月,打破东京加茂水族馆另一只海豚的纪录,但不到一个月,娜娜便过世。日本官员坂本彦说,娜娜最近失去食欲,不过目前无法确认它的死因。

娜娜于1974年在伊藤外海被捕获,从此便一直住在水族馆,并产下8只小海豚。在打破纪录后,娜娜引起媒体关注,今年10月获得下田市颁发的特别居留证。

据悉,宽吻海豚多于10至15岁间死亡。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13岁小学生骑ofo致股动脉破裂 家长索赔10万已被法院受理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9月20日报道,国内第二起共享单车儿童骑行伤害索赔案进入司法程序。

2017年7月3日,成都市武侯区一名13岁儿童小强(化名),骑行一辆ofo共享单车,因车速较快不慎摔倒,造成股动脉破裂,抢救4小时才脱离生命危险。事发后小强的父亲称,这辆共享单车刹车有问题,其现场拍摄的照片显示,单车左边手握式刹车断了半截。

9月15日,小强的家人委托河南英协律师事务所律师彭鹏,将ofo小黄车的运营方起诉至法院,索赔10万元。

ofo相关部门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此事已进入司法程序,他们暂未收到相关法院通知,暂不便评论。

日前,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已受理该案。

事发:13岁小学生骑未上锁小黄车,刹车失灵摔下

据彭鹏介绍,小强(化名)是成都市某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今年13岁。2017年7月3日上午9点多钟,小强在离家不远的聚龙路摩尔车汇广场附近看到一辆没有锁上的小黄车,便骑进广场玩儿。广场停车较多,在一处狭窄的过道,由于车速较快,刹车失灵且左边的刹车把断了一截,小强从车上摔下,右腿大腿根被扎破,摔倒处立刻形成一滩血泊,小强当即昏迷不醒。在四川现代医院抢救4个多小时后,小强脱离了生命危险。

小强的家人称,经两个多月的治疗,小强的身体基本恢复,但精神状态堪忧。由于身体尚在康复,小强现在不能进行正常跑步、跳绳等体育运动。

小强以前是个很能“摆”的孩子,见到亲戚朋友很爱谈天说地,现在却反应迟钝,回答问题的时候,半天都说不出说话。

起诉:索赔10万,要求召回全部机械锁单车

9月15日,小强父母委托的代理律师彭鹏将一纸诉状递交到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诉讼请求为要求小黄车的运营商北京拜克洛克科技有限公司召回全部机械锁单车,将其更换安全智能密码锁,召回并维修、更换故障车辆,赔偿医药费、护理费、精神抚慰金等暂计10万元人民币。

代理律师彭鹏认为,小黄车运营商作为参与公共服务,向社会不特定人群提供共享单车的企业,对其投放的机械锁密码小黄车安全性能没有尽到检测、维修、管理的责任,所投放的机械密码小黄车的机械锁密码的非常容易被没有手机的未成年孩子轻易打开,尤其是由于机械锁密码小黄车容易打开导致公共场所机械锁小黄车干脆不上锁的情况大量存在,进而引发未成年骑行频繁发生事故。

彭鹏律师在接受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采访时称,小强的案例中,小黄车属机械锁密码小黄车,且存在残缺、故障,至少存在一侧刹车把断裂等明显的安全缺陷,根据《侵权责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该公司应当对小强承担惩罚性的赔偿责任。

彭鹏律师还认为,小强的案件与上海一名不满12岁的儿童骑小黄车遭遇事故死亡的案例有所不同,法律并没有禁止12岁以上的儿童骑自行车,小强已经13岁多了,其监护人所应当承担的监护责任显然没有上海案例的当事人所要承担的多。

“在法律没有禁止其骑车的情况下,对于控制力、注意力及身体协调性尚未发育完好的未成年人,共享单车企业如何履行公共安全义务、保护好类似小强的孩子们的权益,是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彭律师说。

ofo回应:对意外表示遗憾,呼吁用户规范用车

9月20日上午,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与ofo相关部门取得联系。这名负责人称,该少年事发住院后,ofo成都区域负责人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医院慰问并了解事发经过,对意外的发生表示遗憾,后期进行多次良好沟通,直到少年脱离危险。

ofo称,此事已进入司法程序,他们暂未收到相关法院通知,所以暂不便评论。ofo小黄车呼吁用户规范用车,小心慢行,注意骑行安全。

来源:法制晚报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原标题:96岁李登辉叫嚣搞“独立公投” 台媒直言将造就“灾难岛”

[环球时报驻台北特约记者 张雯雯]由台湾民视董事长郭倍宏发起的“喜乐岛联盟”找到李登辉和陈水扁两大“台独”分子助阵,企图搞“独立公投,正名入联”。有台媒直言,推动“独立公投”只会造就“灾难岛”。新党新思维中心主任侯汉廷1日在脸书称,“喜乐岛联盟?是要让台湾人早登极乐岛吗?”

“喜乐岛联盟”的发起人郭倍宏曾任“台独联盟”美国本部主席。据台湾亲绿的《自由时报》3月1日报道,“独派”分子2月28日举办“喜乐岛联盟”筹组记者会,李登辉现身致辞称,“台湾现在最大的威胁,是来自于中国;台湾面临这个特殊的状态,必须靠‘正名制宪’来解决”,随着“太阳花学运”与国民党的两度败选,现在已是采取行动的时机。他还称,他虽然已经96岁,但还是要站出来“共同打拼推动‘正名制宪’这个目标”。陈水扁则通过视频称,“台湾的国家路”是他的梦想,“透过公投,用台湾国家名字进入联合国”。

民进党去年修改“公投法”,放宽了提案、联署及通过的门槛,但涉及“领土变更”等仍依原规定,须经1/4“立委”提案、3/4“立委”出席、出席者3/4同意后,才能交付全民复决,且同意票须实质过半才生效。因此,“喜乐岛联盟”计划的第一步就是要施压蔡英文当局修改“公投法”,然后预计在明年4月6日举行所谓“独立公投”。

中央日报网络报3月1日称,“所谓喜乐岛只是吸食台独鸦片后所产生的幻觉而已”,因为“台独”不是“公投”就可以达成的事,更不是台湾片面可以达成的目标。文章回顾说,陈水扁2003年推动“公投法”时,美国不断派人来台施压,而现在两岸的紧张情势远甚于陈水扁时期。理由很简单,中美实力差距已大幅缩小,大陆展现了更坚定的意志,从蔡英文当选以来就切断两岸官方交流,缩小台湾参与国际的空间,“可以预期,如果民进党有意再一次修改公投法,中国大陆将更强化其反制作为”,在这种情况下,民进党不仅无法团结内部,反而制造更大的纷扰与恐惧感。该报最后说,“唯有独派放手,台湾才有成为喜乐之岛的可能”。

责任编辑:初晓慧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